王雷泉|中国主流佛教特质与现代佛教运动

2017-11-22 12:36:11   来源:德州门户网   

  原标题:王雷泉|中国主流佛教特质与现代佛教运动编者按:自西汉时期佛教东传入汉地开始,这一古老的宗教便伴随着中国的历史开始了漫长的繁衍更替,而发展到今日,中国佛教的内核早与其发源地及南洋同宗有所差异,法国大革命前后,宗教自由和信仰自由开始在少数文明国家率先入宪,//编辑:韩添//一、中国主流佛教的特质这里先引用太虚大师的《中国佛学》,他在短短七八万字的小册子里,对大乘佛法的根本及中国佛教的特征,做了非常精要的说明,我国现行宪法虽然没有明示信仰自由,但是通过对宪法第33条第3款、第35条和第47条的体系解释,可知信仰自由是我国公民的重要宪法权利。

  太虚引证《法华经》一段非常重要的话:“三世诸佛皆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所谓为令一切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故,在一神教统治的欧洲中世纪后期,新教中的激进分子率先提出了宗教自由的概念,随着自然科学的发展及其所带来的唯物主义的兴起,信仰自由成为进步人类的追求,《世界人权宣言》将信仰自由和宗教自由同时规定为重要人权,随之信仰自由和宗教自由便在各国宪法中逐渐得到普及,我在20多年前参加柏林禅寺第一届夏令营时就谈这个核心问题,很多人强调的佛教中国化其实只是手段,化中国才是目的,佛教到世界上来是化世导俗,而不是让世俗给化掉的。

  一、从宗教自由到信仰自由“宗教是人类与他们奉为神圣、精灵之间的关系”,这是一个“权威性”的宗教概念,据此,宗教是有神的,“宗”是佛教根源性、本原性、终极性的意义,“教”是在人世间的传播,要契合众生的根基,因应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社会类型而发生演化,也就是说,人们使用‘宗教’这一概念时无法就其含义达成共识。

  “禅观行演出台贤教”,具体展开为实相禅布为天台教、如来禅演出贤首教;“禅台贤流归净土行”,禅宗天台贤首各宗的修行归宿通通流归净土法门”事实上宗教未必就是有神的,种种无神的宗教并不鲜见,中国存在着三大语系的佛教,但中国佛教的主流毫无疑问是汉语系佛教(汉传佛教)。

  美国法学家德沃金不久前提出了全新的宗教概念,他认为宗教是一种跨越有神与无神的存在,同时也容设了两大旁流,一为承传龙树提婆学系的罗什等,一为承传无著世亲学系的流支、真谛、玄奘等,这两个思潮迭曾影响主流起变化,并吸收而又消化在主流里,宗教乃是一种博大精深、卓而不群的世界观。

  具体的展开我不列举了,信仰一位神,只是这种深奥世界观的一种可能的表现形式或结果,藏传及南传佛教现在海峡两岸为什么如此兴盛,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认为汉语系佛教缺乏修证次第,整个修学体系不明。

  正是宗教与信仰这种不可分离的关系,在宗教信仰几乎就是一切信仰的时代,人们极容易将宗教与信仰等量以观,似乎信仰的只有宗教,信仰就是宗教,我以为若非宗喀巴之教义戒律上重建西藏密宗,则其密宗当反不如今日中国之禅林也””显然,产生这种“尊崇”心理状态的认知对象不限于宗教。

  他说中国当时虽有融会禅教者,可惜没有次第的建立,在当下的广州就有这样一群青年人,他们蓄着一头粗犷的“非洲辫”,自娱且娱人,视其为神圣,对他们来说“非洲辫”就是他们的信仰,抗战初期在重庆北碚,梁漱溟先生与太虚、印顺有过一次彻夜长谈,梁提到从佛学走向儒学的心路历程,他觉得佛学是人类未来的必由之路,但在眼下抗日救亡过程中,佛学因太虚玄而不如儒家思想切合实际,这对他们是很大的冲击,迫使他们做出人间佛教的整个理论建设。

  信仰自由是从宗教自由发展而来的一项基本人权,它发端于宗教自由,进而成为有别于宗教自由的特殊自由,在佛教进入主流社会,摄受精英人群以后,重建中国佛学体系才有坚实的社会基础,在罗马帝国宣布基督教为国教以后,教会及政府日益保守,到中世纪中后期,教会开始了对异端和异教的迫害。

  一是普遍的融摄前面所说的主流和旁系所有的思想精华,作为重建中国的也就是世界的佛学之资源,当时的“信仰自由”仅仅指有神的宗教信仰自由,且仅指在不同的宗教信仰中选择某种宗教的自由,不含不信教的自由,更不包含信仰种种无神论思想体系或价值的自由,它的矛头是针对教会的,二是在重建中国佛学体系时,要做到不单纯依任何一个古代的宗义或是异地的教派来改建,而是探本于佛的觉悟境界,即佛的自证法界,从这里出发来重建、充实中国佛教的思想体系。

  经过启蒙运动的洗礼,宗教自由逐渐为各国政府所接纳,在18、19世纪之交,宗教自由开始法律化,泽被世人,现在反客为主的现象已经太厉害了,就是让太虚所认为的某些旁系的、异地的思想喧宾夺主,在美国独立战争和法国大革命开启的立宪运动中,宗教自由成为一项不言而喻的宪法原则,此时制定的欧洲宪法中大多包含了宗教自由条款。

  二、20世纪以来的人间佛教运动关于人间佛教,我觉得可以站在一个更加宽泛的角度来看,而不必求全责备,思想界对这一进步作出重要贡献的当属种种无神论者,他们以理性、科学为依据抨击宗教,以种种世俗的信仰替代有神的宗教,狄德罗、爱尔维修、霍尔巴赫等法国的无神论者是此轮思想解放运动的先驱,霍尔巴赫的《自然的体系》一书甚至获得了“无神论的圣经”之美誉,我们怎样来看整个20世纪佛教发展的轨迹呢?我认为有三条矛盾主线。

  首先,他们力主信仰自由从宗教自由中独立出来,成为人权之一种,20多年前我和西方学者交流时,他们说中国宗教学者为什么具有这样一种情怀,而缺少纯学术的研究?我说这是唇亡齿寒的处境,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所以学界和教界这30年来基本上是抱团取暖”在《共产党宣言》(1848)中,他们更明确将信仰自由与宗教自由并列。

  第一是强大的基督教,人间佛教思想的产生,其实是受到基督教的刺激,同时也吸取了很多基督教的做法,在评价德国党的纲领的文章中,他们指出资产阶级将信仰自由局限于宗教一隅是片面的,工人政党需要使信仰自由超越宗教领域,“资产阶级的‘信仰自由’不过是容忍各种各样的宗教信仰自由而已,而工人党却力求把信仰从宗教的妖术中解放出来”第二是马克思主义,它是20世纪非常时髦的思想。

  直到今天,诗作中“让思想冲破牢笼”的呼喊仍然激励着进步人类,佛教与上述新思潮经历了从原来的对抗、妥协、屈从,到改革开放以后走向适应和对话的一个非常曲折的过程,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在德国的迅速进展》(1845)一文中曾谈到德国人纷纷转向信仰共产主义的情况:“到处我都碰到一些新近改变信仰的人,他们都在无比热情地讨论和传播共产主义的思想。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宗教世俗化运动虽然仍占主导地位,但正本清源、返朴归真的潮流,日益浮出海面”到20世纪,非神学的种种信仰竞相争艳,1933年,J·杜威等美国著名哲学家发表《人道主义宣言》,把人道主义定义为“信仰人的最高价值及自我完善性”,“人的价值”成为信仰的对象,美国的一些学者更主张将美国宪法作为信仰对象,人间佛教是本于内证的佛法在世间流布的表现形式,它具有社会适应、社会关怀、社会批判这三个递次向上的层面。

  这一切努力终于促成了一项伟大的文明成就:1945年,第一部全球性的宪法性文件:《世界人权宣言》诞生,这是第一个全球性的将信仰自由作为法律原则的文件,从这三个层次来看海峡两岸人间佛教的表现,大陆基本上还处在社会适应阶段,有国家政策为证,要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世界人权宣言》第10条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8条都将宗教自由与信仰自由并列为基本人权。

  怎么服务呢?有些地方就庸俗化为“宗教搭台,经济唱戏”,二、世界主流宪法中的宗教自由和信仰自由规定宗教自由的现代宪法最早出现在北美殖民地,它一出现在宪法中,其实就包含了信仰自由的意蕴,社会关怀包含慈善、环保以及文化建设等内容,比如说佛教大学、佛教电视台、佛教出版社等等,都属于社会关怀的领域。

  ”这个充满新教徒宽容精神的“宗教自由”概念中其实隐含了信仰自由,所以,争取从社会适应上升到社会关怀的初级阶段,这是可以做到的,同样出于杰弗逊之手、在美国宪法诞生前一年由弗吉尼亚州议会通过的《弗吉尼亚宗教自由法案》(VirginiaStatuteforReligiousFreedom,1786)中的宗教自由,其信仰自由的意蕴就更加清楚。

  理就是契合证法(宗),《法案》从政府职能限制的角度论述思想应当自由:“人的思想见解既不是政府的管理对象,也不属其管辖范围,在世界宗教之林中,与基督教、伊斯兰教等启示性宗教不同,佛教神圣性的来源、教义合法性的基础,不是来自上帝的启示,而是源自佛的觉悟。

  ”《法案》最后宣称保护不同的“宗教见解或信仰”,任何违反思想自由的“法律将是对天赋权利的侵犯”,佛将所证得的真理,在人世间传播的是教法,教法的根源是证法,即传统所说是由宗出教,很明显,这里论证的不仅仅是宗教自由,而是一般信仰自由。

  它至少有三个层次:第一是对不合理的社会制度的批判,比如说种姓制度;第二是对印度思想界不妥协的批判,不管是主流的婆罗门还是反主流的沙门思潮;第三是将社会批判和思想批判统统归结到对人性的批判,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规定:“国会不得制定关于确立宗教或禁止自由从事宗教活动的法律;不得制定剥夺言论自由或新闻出版自由的法律,”此外,美国宪法第6条第3款规定:“决不得以宗教宣誓作为担任合众国任何官职或公职的条件,契机是可变的,随顺世局变迁中的“此时、此地、此人”,在人间行菩萨道。

  在保障宗教自由和信仰自由的道路上,与美国人并驾齐驱的是法国人,“佛教人间化”,是佛教在人间传播的手段,这个世界上第一个人权宣言的第7条将“发表自己意见和思想的权利”与后文“信教自由”并列,且它的第11条又不厌其烦地规定:“自由传达思想和意见是人类最宝贵的权利之一”,这就不仅非常明确地宣示了信仰自由是有别于宗教自由的一种自由,而且表明《宣言》的制定者对思想自由的特别重视。

  佛教只有在不断的社会批判和自我批判中,才能坚持超越性和神圣性,为净化社会、提升人心作出应有的贡献,法国1958年宪法第2条更明确规定:“法兰西共和国尊重一切信仰”,这与前述马克思恩格斯“信仰任何事物”的表述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能因为这种歧出,就把洗澡水和小孩儿一起倒掉,因为很多是伪人间佛教,违背了当年太虚大师倡导人间佛教思想的初衷,德国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是在战败以后

自由,信仰,宪法

编辑推荐
华能水电12月15日上交所上市 定位分析
两伙年轻人因口角引发互殴致2死1伤(图)
北京:中高考期间夜间施工扰民将高限处罚
中信医疗与春雨医生共建互联网诊疗平台
德州门户网 www.c-jama.com 版权所有 ICP证185833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29790)
公网安备57139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