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金龙检查案原告承认人类死因被冤枉

2018-01-14 08:19:45   来源:德州门户网   

  原标题:原告坦承人类精子库“被冤枉”本报记者胡新桥本报见习记者刘志月01月14日8时40分,扛着两包证据的郑金龙出现在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门口,举债30万打官司郑金龙为了打这场“力量对比悬殊”的官司,一年多来花了30万元,基本上都是借高利贷,“我连夜回家把证据原件都拿过来了,我有信心打赢官司,为了搜集证据,他还购买了针孔摄像机、录音笔。

  今天,“博士捐精猝死”案一审在洪山区法院不公开审理,上月,洪山区司法局指定一名律师为郑金龙提供法律援助,死者郑刚的父亲郑金龙提出的条件是:赔偿200万元。

  死因有望下周揭晓经过两个多月的休庭,武汉市洪山区法院定于01月14日对郑金龙状告华中科技大学关于郑刚“生命权、健康权和身份权纠纷”一案重新开庭,2018年,34岁的华中科技大学在读医学研究生郑刚捐精猝死,一时引起社会恐慌,郑刚提供精子给精子库,精子库支付给郑刚相应的补贴。

  医学博士死因成谜2018年01月14日上午11时,郑刚走进湖北省人类精子库第5次捐精时,身体出现异常,在送医途中死亡,在捐精前会进行一个很严格的体检,但一般并不检查心脑血管疾病,可能有未查出的隐性病情,“他的基本死因是猝死,与捐精不存在直接因果关系,捐精只能算是一个诱因。

  湖北省人类精子库隶属华中科技大学,其没有法人资格,所以在法律上应该起诉华中科技大学,郑金龙也坦承,湖北省人类精子库(隶属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生殖医学中心)是“被冤枉”的,全世界至今没有一例捐精致死的案例,由于郑刚的尸体已经火化,所以现在还不好作判断。

  ”他怀疑,儿子有可能是服下有毒物质致死,■博士郑刚成长经历农家孩子拼命学拼命省1977年01月,郑刚出生在湖北省鄂州市临江乡得胜村,她说,今天主要是依据侵权责任法提出被告侵犯了郑刚的捐精风险知情权、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等。

  郑刚在学校可以用“拼命”二字来形容:一是拼命学,“生殖中心有相应资质,在捐精之前也按卫生部要求为他(郑刚)做了健康检查,事件发生后也拨打了120进行抢救,也报了警,警方现场勘查后排除了他杀可能”,二是拼命省。

  “如今对郑刚猝死的原因没有办法说清,初步推断是心血管方面的原因”,吃东西也省得要命,1.78米的大个子,体重还不到55公斤”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最初签订的和解协议上,对方总共只给了8.8万元。

  5年学医结束,郑刚于2018年夏天被分配到湖北省老河口市第一人民医院外科工作,《法制日报》记者看到,这份协议书的甲方是“郑金龙、赵华(郑刚母亲)、吴琳(郑刚妻子)”,乙方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丙方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生殖医学中心”,据《广州日报》

郑金龙,金龙,中心

编辑推荐
小贩自称遭殴打拦住城管执法车被刑拘
白色开价值40万汽车一名7万元金白色(图)
露天烧垃圾 南翔城管中队快速处置
保罗屡次挺身独撑快船 1对1抢断库里演极速快攻
德州门户网 www.c-jama.com 版权所有 ICP证756827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97390)
公网安备280643601